羽刻

本质上是个文手。bl吃亮青(一人九九),bg吃爵鹰(螺旋),百合吃剑莫(fate)。安排的明明白白

【方舟】陈诗陈 / 病

  龙门从来不懂得什么叫退缩的陈sir也有生病的一天。

  她在执行完任务回来时倒在了办公室门口。由于姿势太过缓慢优雅,旁边抱着文件的小警员足足花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陈警官不是在查看地上的疑似犯罪痕迹。

  消息瞬间在整个近卫局传开。

  星熊跑过来把她抱到了椅子上,感觉手里像被人塞了个火炉,于是果断想给医院打电话,手腕却被陈扣住。

  “老陈,都烧成这样就别撑着了啊,后面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好的……”星熊苦口婆心地劝。

  “不,不去医院,把我送回宿舍就行……”陈固执地用最后的理智摇头。

  “听说扑街龙这回真的扑街了?”诗怀雅兴致冲冲地扒开外面观望的人群挤进来,“这么小一个case都能翻车?你几时咁冇用了?...

2019-10-21

补档/主塔陈,微all陈/如果你的选择是地狱尽头

       上一回发的挂了。暴躁补档。改走新浪。


       含有微量的all陈元素。而且是一条线,注意避雷。

  原世界观,如山私设。

  有刀有车。死亡预警。所以,姑且可以算是……灵车吧。


连接下面

2019-10-10

(剑莫剑)

占tag歉。最近有那么一丶丶想开剑莫剑车。纠结了下觉得自己可能差个名正言顺的由头(好显得不是为了开车而开车),于是决定找一个。

  如果到了百粉发一辆庆祝花车。不在我更的正文里。

  如果有什么梗愿意分享的话可以跟我说一下,但我不一定写(的出来)抱歉,毕竟没试过点文……

  但脑洞已经够好吃了分享即是快乐不是?

  

  我是不会承认我在空手套黄文的

2019-10-06

【剑莫剑】卡美洛星辰〈十九〉

  阿尔托莉雅是被外间急促的脚步声惊醒的。她睡了多久?无法判断,似乎只是一晃的事情。

  她感受到自己沉重的身体。像一个水袋一样软而无力。抬眼去找,看到一个人坐在很远的地方,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眼底之意深不可测,却在视线交错的瞬间突然慌乱起来。

  “莫德雷德卿……”她低声唤她,这几个几个字干涩嘶哑,敲在耳鼓里有种发痒的感觉。

  莫德雷德马上站了起来,开口想说什么却又忍住,半晌才应了一声:“……王。”

  “王!您在里面吗?”贝狄威尔的声音恰好盖过了莫德雷德的犹豫。

  莫德雷德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在扭头的同时就披上了铠甲。

  阿尔托莉雅看着她,眉头微皱。这一身皮真是好用,速度快的像是自己冒出来的一样...

2019-09-29

你看这个锅它又大又圆

  我不会离开了。

  漂泊天下的风,也终有止息的一天。

  等到那一天,世界会变成一个大圆球,它又大又圆,又黑又亮。就像一口锅那样。

  
  

  很久以后,罗小黑还是会经常想起这个人。他在很多人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

  妖精身上当然也有。但妖精其实很少,他们躲在人类的社会里,每天与你擦身而过,大多数都不太强,也不惹事。罗小黑甚至注意不到他们。种族在这样大的城市里被消化了,每一个人都独一无二又似曾相识。

  这句话是无限说的,罗小黑听不懂。他解释说这就和一只鸟会有不同的品种一样,品种当然很重要,但不同的方法做出来的味道并不完全取决于品种。

  罗小黑懂了。

  总之什么鸟并...

2019-09-09

【剑莫剑】卡美洛星辰〈十八〉

  黑色的乌鸦带来了黑色的讯息。

  羽毛上还沾着露水。它抖了抖翅膀,冰蓝色的眼珠子像人类一样转动,歪头打量着树下的人。

  初晨的阳光投过稀疏的叶洒在她身上。她立在那里,像一棵新生的小栎树一样挺拔,枝干昂然。和拔剑之日相比并无太多变化的清秀脸庞,还是那少年雌雄莫辨的模样,可视之却觉得凌厉、凛然。

  一人一鸟就这么对视着。良久,那乌鸦张嘴“哑——”的一声大叫,声音尖锐得可以破开天空。

  它振振翅膀飞起来,在阿尔托莉雅的头顶盘旋了两圈,落在她拢起来的手掌上。黢黑油亮的羽毛像东方丝绸一样顺滑,却突然在她转而伸手欲从爪子上取信时,狠狠地啄下一口,血立刻冒出来,那喙也被染红了。

  阿尔...

2019-08-24

【剑莫剑】卡美洛星辰〈十七〉

  

  泥土里浸着人类的血。靴子抬起来的时候,会发出粘腻的吱呀声。

  仿佛亡者不安分地伸向天空的双手。

  新的坟。新的鬼。新刨出来的木板还散发着清香的气息。

  罗里粗糙的手指肚拂过天天挂在嘴边的那些名字。

  再也没有机会叫了。

  一遍又一遍。最后在杰尔卫留下的痕迹上停住。

  “别害怕……”他的头抵着这巨大的墓碑,低声说,“我们能赢。”

  他们的确赢了。可赢了,也会有人死。这家伙说的是真理。

  也许当时他应该更理直气壮一点的。

  康纳站在他的旁边。脸色很是苍白,与死人别无二致。倒是裹在胳膊、胸口和腰腹的白布上,一朵朵绽开着妖艳血红的花蕾。

  ——你生在

2019-07-30

【剑莫剑】卡美洛星辰〈十六〉

  战鼓震天的响。

  马蹄不安刨地。

  骑士献上鲜血。

  剑锋收割生命。

  我会为您带来这场战争的胜利。我的王。

  

  

  白牛旗帜挥动在山头,萨克逊人的蛮兵用钝头锤敲击着自己的胸铠,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喊声。

  急促的鼓声响了,却是在不列颠的阵营里。重甲步兵举起了他们的大盾,冒着漫天的羽箭向前推进。每前进五十步,鼓声会像海潮一样峰起,重叠的小浪汇集在一起,最终堆成威力巨大的山海,惊的对面马匹不安地踏起了乱步。

  布莱特站在山坡大旗之下,尽管对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的重装铁骑有着十分的信心,但居高临下观望着不列颠人的变阵,心里仍然有些失措,他眯着眼睛,勉强辨别出了那...

2019-07-16

《卡美洛星辰》战术说明专章

  下方战术说明约两千五百字,解释尽量通俗,若无兴趣可跳过,不影响本文主线。

  我算不上合格的军事爱好者,大部分知识还是来自于历史和阅读,必然有不少疏漏,逻辑最多只能说是自洽,如果有指教可以尽情提。

  战术专栏:

  1.关于“斩首”:在本文中,撒克逊军队模式基本属于全民动员、强制征兵、不计消耗的侵略者模式,人数虽多,实质上算是少数职业武人领着一大批农夫的战争,基本全是步兵,骑兵只是作为精锐和机动武力运用,主力拼杀仍然是步兵会战。

  普遍征兵就是在赌国运,只能成功,一旦失败,这个国家就会一蹶不振。参考战国时赵长平之战,秦白起坑杀四十万降卒,整个国家马上崩溃。如果没有一代人的休养生息,国力很难复苏...

2019-07-08
1 / 3

© 羽刻 | Powered by LOFTER